成长的过程就是否认掉我们心中的孙悟空

我在之前的来信中聊了《红楼梦》和《三国演义》后,很多人建议我干脆把《水浒传》和《西游记》也顺便聊了。那两个话题都太大,不过,今天不妨借着孙悟空和你聊聊代沟问题。

“代沟”这个词恐怕能算得上是社会学中见报率最高的一个词了,但是大部分人,特别是十几岁孩子的父母都不愿意接受它。

“十几岁的孩子”这个群体在生理学上和社会学上是非常特别的。在中文里我们有时称他们为青春期少年(少女),青春期这个词应该算是褒义成分比较多,并没有贬义,至少是中性的。但是在英语中 teenage 是一个含义特别丰富的词。它可以表示青春,但是也意味着躁动不安,叛逆和迷茫,褒义的成分少,贬义的成分反而多。

这个年纪的孩子,最喜欢用代沟来说事,一旦意见和父母不和,就甩下一句“我们有代沟”。在职场上,如果这样和别人说话,不管有没有道理,就先输掉了,好在在家里不用讲什么道理。而父母呢,又最怕孩子说和自己有代沟。尽管他们看问题的出发点和利益判断方法已经难以和孩子完全相同了,可依然觉得自己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在考虑问题。

家长们和我抱怨最多的话就是,孩子不听话。我说他们和孩子有代沟,他们又不承认。这时我常常会笑起来,然后说,“你不信么?其实你已经不是过去的你自己了。我们不妨聊聊孙悟空吧,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中国男孩子在小的时候,几乎毫无例外地想成为孙悟空,因为他有超能力,要什么有什么,可以呼风唤雨,上天下海,而且我行我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三句话不合就动起手来。再加上他颇为智慧,每次遇险都能化险为夷,更是满足了那些想做事却做不到的男孩子的心理。

如果在小学排演《三打白骨精》,所有人都想演美猴王,基本不会有人想演猪八戒,因为扮演那个又丑又懒,肥头大耳的猪简直是一种惩罚。至于唐僧,被看成是一个善恶不分的蠢货,而沙僧则是可有可无的配角。至于女生,小时候虽然不想成为孙悟空,但是很多却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是孙悟空那样无所不能的人。

随着大家开始进入中学,然后不得不为考试发愁,基本上也就淡忘了孙悟空。等到上了大学有时间再看看《西游记》,就发现孙悟空不再那么可爱了。

据网上对年轻人的调查,女孩子心目中的情人居然变成了猪八戒,因为他喜欢美女,嘴甜,会拍马屁,顾家,出身好。接下来,唐僧也很受喜欢,因为他被贴上了“目标明确,意志坚定”的标签,中国一些脱口秀的名嘴们都无一例外地肯定唐僧是那个四人团队的灵魂。现在,就连沙和尚也被很多女生认可,因为他有可靠的特点,至于是配角嘛,没有关系,反正不可能人人成为主角。

不仅中国的孩子如此,美国的也一样。好莱坞大片里的超人、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就是他们文化里的孙悟空。中国的小男孩会在地上随便捡起根树棍当金箍棒,美国小孩子会抄起家里的锅盖当美国队长的盾牌,把浴巾当超人的披风。而美国各种玩具商店里,到处是这些超级英雄的道具。等到了十几岁时,孩子们就在家里的车库外摆摊,25 美分一个将这些玩具卖掉甚至直接送给路过的孩子,告别他们对美国版孙悟空的崇拜。

人成长的过程,其实就是逐渐杀死心目中的孙悟空的过程。如果哪个大学生在宿舍里像孩子一样流露出对孙悟空的向往,同屋的同学不会夸他为老顽童,而是会直接嘲笑他,而女生会对他嗤之以鼻。因此,同样一个孙悟空,孩子和长了十几岁的年轻人的想法尚且都不一样,又怎能否认代沟的存在呢。

那么到底是孩子错了,还是成年人错了,是孩子进步了,还是成年人退步了?我想大部分成年人会说,孩子太傻,太天真。如果父母抱着这种想法,和 teenager 沟通就根本不可能了。世界上有没有长大以后依然喜欢孙悟空的人,有的。历史上,亚历山大、拿破仑,今天的乔布斯和马斯克就是。

这些人成年之后,依然像孩子一样行事,依然相信他们自己能成为超级英雄。当然,拿破仑的结局不太好,亚历山大和乔布斯死得早,至于马斯克能走多远,大家都在翘首以待。不过从拿破仑的悲剧里可以看出,有孙悟空那样的能力又不受到约束的话,欲望会无限膨胀,世界是要毁灭的。从宿命论的角度讲,或许上帝比较早地请亚历山大和乔布斯回去是有道理的。

我们为什么没有上面那些人的野心,答案很简单,只有两个字——挫折。我们绝大部分人的成长过程就是不断受到挫折的过程,而在挫折之后又无法彻底解决问题,于是越来越认命,放弃掉越来越多想要的东西。相比之下,亚历山大、拿破仑、乔布斯和马斯克,虽然也受到挫折,但总体来讲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因此他们依然保持着很大的一颗心,如此而已。

我们常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在我看来,这句话最多对了 10%,一个经常失败的人会习惯性失败。相反,成功才是成功之母。如果一件事情一次做成,会少一分经验,但是会多保持一分自己无所不能的勇气。相反,如果一件事情做到第五次才成功,会长不少经验,特别是懂得人情世故,但是,离过去心目中的孙悟空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以至于都不太想成为孙悟空。

中国人总爱说中庸二字,仿佛 50%:50% 居中就是最好的,岂不知失败是容易的事情,成功是困难的事情,从失败中学习经验的机会有的是,通过成功保持勇气却是千难万难。因此,虽然我们不怕失败,但要尽可能少受挫折。

讲回到代沟,如果成年人不能意识到自己的成熟其实是失败和挫折的结果,就不能真正理解孩子。我在之前第 29 封来信《让你的父母成熟起来》中讲到过一位失败的母亲,她和女儿之间有严重的代沟。她所谓的经验,不过是挫折的结果,她自己心目中已经没有了孙悟空,因此也不相信女儿能找到孙悟空。如果这样的母亲放手让女儿一搏也就罢了,她却非要阻止女儿的行动。

解决代沟的问题,也要从孩子身上想办法。家长总是在孩子小的时候给他们描绘一个超级美好的未来,设计一个不切实际的人生。但是,这些孩子们最终能走多远似乎不取决于家长和老师给他们的描绘。

在美国,很多食不果腹的非洲裔孩子从小被告知自己是天使,小时候都有做总统的梦想,到了中学,这个梦想就退化成 NBA 球星了。再往后,真正成为 NBA 球星的人毕竟是少数。显然,对孩子过分的肯定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类似地,在中国,每一个小学生的家长都是在假定自己的孩子的智力水平是班上的前 5%,并按照这种假设在教育孩子。最终孩子们发现一台戏只有一人能当主角。

相比之下,犹太人教育孩子就要现实得多。我的女儿小时候是在家门口的犹太幼儿园接受的教育。让我吃惊的是,幼儿园不允许孩子穿那些超级英雄或者公主王子的服装,比如超人或者白雪公主。老师给的理由是,要让孩子从小就知道没有什么超级英雄,也没有什么神话中的公主,世界不是你们自己设计的,你们今后的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的努力。这实际上是从另一个方向缩小代沟。

在今天结束前讲一件我遇到过的一件事。一位朋友的孩子非常优秀,去年底申请了哈佛大学,或许因为太优秀,自己觉得是个孙悟空,申请材料不认真准备,老师和父母劝他,他根本听不进去。他的母亲准备放弃了,随他去,不过拿了申请材料让我太太看。

我太太看了后讲,这么不认真肯定会错失机会,还是得想办法让他好好准备,虽然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还是要尽量避免失败。这个孩子听了这话,终于同意重新写申请材料,去年圣诞节前,被哈佛提前录取了。因此,代沟的问题不是简单承认它存在就完事了,而是要想办法解决。

另外,对于成年人,如果多少还怀念一点孙悟空,可能就会更有出息。

祝顺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