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投资哲学已过时

2017年5月6日,万人瞩目的第52届巴菲特大会召开。中国对此事关注极大,除媒体外,还有3000多人前去追捧。

一、本届巴菲特大会的亮点

巴菲特盛赞亚马逊,承认没有购买亚马逊是个愚蠢的错误。但实际上,亚马逊当年确实并没有展现出必胜的王者气象。

今年3月,亚马逊公布年报的同时,惯例性公布了创始人贝索斯对所有股东的公开信。这是亚马逊的传统,于是有人拿出20年前(1997年)贝索斯的公开信与今年的进行了对比。1997年亚马逊收入仅几亿,零利润,巨额亏损,竞争者众多。20年后的今天,亚马逊在美国电商中突出重围、一枝独秀。

如果按巴菲特的经营哲学继续经营30年,他的水平可能远远不如过去30年的成绩。因为巴菲特过去赖以成功的投资哲学不再适用于未来。

二、巴菲特投资哲学的四大问题

第一,不了解科技对产业变革的冲击作用。

尤其体现在巴菲特对没有投资亚马逊的解释,他认为自己错在觉得投资亚马逊太过长线,并低估了它的发展潜力,尤其是没能认识到亚马逊团队优秀的执行力。

实际上,即使不是亚马逊,也一定会有别的电商公司胜出并改变零售的格局。因为电商是大趋势,巴菲特错过的并不只是亚马逊,而是整个电商、整个产业的改写。

第二,因为不了解技术,所以投资哲学是静态的。

巴菲特的核心是价值投资,即找到价格低于价值的股票。巴菲特回忆:“查理芒格给我的建议很简单,该用普通的价格买进很好的企业。”

巴菲特关心的是相对静态的价值 ,而没有考虑成长性,这在过去跨国企业打天下的时代是可行的,因为跨国企业基本能够持续垄断,但在科技带来的颠覆性创新越来越多的时代就不再适合了,因为静态价值巨大的企业最容易成为新兴企业的攻击目标 ,例如:历史没那么悠久的IBM已经受到了众多挑战;Under Armour携科技之力对耐克、阿迪达斯进行冲击;可口可乐这类传统企业也会越来越多受到用科技改善饮料的科技企业的冲击。

此时,考虑到新兴科技企业的成长性,投资哲学应该是用较高的价格买进成长性很好的企业,例如李嘉诚在2008年价格已经很高的时候依然投资Facebook,2012年Facebook上市,李嘉诚赚了几十倍。

第三,不愿意承担风险。

科技带来高成长,也带来高回报,要勇于冒险;而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是不冒险,耐心等待价值被低估的股票。

这个时代不冒险是不行的,机会需要积极争取。巴菲特是一个相对稳健型、保守型的投资者;而另一位投资人孙正义的失败明显比巴菲特多,但格局也大得多,例如:孙正义当初投资了很多互联网公司,互联网泡沫破灭时损失惨重,但他投资阿里巴巴带来的回报大大超过了当初对整个互联网产业的投资布局;他预见手机产业的兴起,打造了日本软银;预见机器人兴起,又开始打造软银机器人公司……

第四,不做产业布局。因为不了解科技,所以不懂产业变革。

巴菲特还提到他不看产业,其实产业协同才是成功的关键,所以必须理解新兴产业。孙正义的产业布局思想无疑更好,一直走在时代前列。而巴菲特相对而言,因为不做产业布局,所以投资的都是传统行业(往往遭受新兴产业攻击),或者最多是高科技公司里的巨头(已经相对落后)。

三、巴菲特时代结束了

巴菲特的成功来源于他的范式符合当年的特征,但是《拜杜法案》激活了创新,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创新企业已成为整个世界经济的主导者,也造成了投资模式、投资范式的变革。巴菲特如果仍然不知道自己的问题,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每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最擅长的人,但时代交替时容易落伍,只要我们知道自己落伍了并启用属于新时代的人,还是可以跟上时代潮流。

我的总结:巴菲特时代结束了,孙正义的投资哲学正当时。新时代的投资理念有四点—— 理解科技、重视成长、承担风险、布局产业。

希望中国不要总向过去的投资人学习,而是能出现我们自己的、面向未来的投资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